童年美食 、写手: 赵明宇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哲理文章

小时候在农村,节假日只能吃饺子和肉。平日里,我们贪吃的孩子总能找到好吃的。

我的家乡是大平原。没有山川河流,所以没有山川珍宝,没有鱼虾,但自然界不缺食物。比如,在树林里挖出鸟蛋,在屋檐下捉麻雀,或者烧饭做饭打牙齿,吃东西对我们来说总是一种不可抗拒的诱惑。

放学后,去田里,挖红薯,偷花生,掰玉米穗,用小铲子挖个坑,找柴火烧着吃,嘴巴黑黑的。我们仍然在草地上抓蚱蜢。用手抓住蚱蜢,脱下鞋子,用鞋子拍打,然后放在火上烧成棕色。他们的鼻孔里有一股甜味。口干舌燥,钻进玉米地,寻找一棵没有玉米的空树,变成甘蔗,吮吸甘甜的汁液。好在草丛里也能找到野瓜,又甜又甜,能填饱肚子。

夏天的晚上,我们去村头的树林里抓猴子。天一黑,蝉就会从地上爬出来,爬到树上变成一只蝉。我们摸了摸蝉猴,回家用油炒了一下。因为缺乏食物,很少有人分享,但他们有很好的味道。现在城里的酒店都有“炒金蝉”,可以饕餮,但没有童年的味道。

冬天很冷,地里没有东西吃。当我们在街上又累又饿的时候,我们抓一个玉米粉馒头,在馒头中间挖一个小洞,在里面放一些盐,把香油滴在盐上,掰下一块馒头蘸一蘸,又香又咸。当时经常看到有鼻涕的孩子手里拿着馒头吃着玩着,蘸着油和盐。

还有人把煮好的红薯切成片,放在窗边的桌子上晾干,放在口袋里,闲暇时拿出来咀嚼,非常坚韧,成了我们的零食。我们称这种小吃为“干红薯面筋”。记得小时候有个同学把我的铅笔弄坏了,丢了我几块地瓜干,我就放过了他。

吃的时候,大多数人把干红辣椒放入烤箱室,慢慢烤,烤糊了,搓成粉,拌上米汤,蘸上馒头。辣椒非常开胃,这使得人们在面对不可食用的高粱馒头时食欲大增。我们不想吃,所以大人们告诉我们,蘸了胡椒粉的黑馒头,吃的时候会让你更胖。

在那个年代,胖是美。如果你减肥了,你会担心被饿死。你现在不需要减肥。

冬天还有一种美食,就是馒头片。每个家庭都有一个煤火抗性。每天晚上睡觉前,他们用菜刀把馒头切成块,放在火边。当他们第二天醒来时,馒头片变成棕色。背上书包,揉着眼睛,嚼着馒头片去上学。到了学校,同学们交换食物,教室里会响起嚼馒头片的合唱,充满了诱人的香。

对于普通家庭来说,这种馒头片是浪费,家长不赞成。

最难忘的是燃烧“古越”。这就是发音。我不知道这两个字怎么写。在家做饭的时候,我们很期待能留下一点面团,尤其是白面。母亲会把面团揉成条状,包在高粱茎上,埋在灶膛里的热灰里。过了一会儿,面团被拿出来煮了,我高兴地接过来,跑到街上细细品尝,炫耀这种奢侈的吃法。

有时候街上有“爆米花”的时候,他们端着一碗玉米,上交一毛钱的加工费,拎回来半袋爆米花。如果口袋里有几毛钱,买糖浆和高粱秆一起搅拌,直到糖浆变白变粘,然后慢慢吃。

小时候的农村虽然不富裕,但总能吃出名堂,充满无限乐趣,留下美好回忆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