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想大学 ,写手: 轻风东东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经典语句

又下雪了。虽然雪不大,但也封住了路盖,于是又出现了扫雪的场面。大家用扫帚扫,用铁锹铲,蜷缩着躲避风吹来的雪花,或是躲避同伴扔来的雪球,或是欣赏自己在洁白晶莹的雪地上留下的脚印,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上个月本来期待下雪,现在真的很期待,还带来了刺骨的西北风。这个世界好像进入了一个严冬,但是真的有点难受。其实温度不算太低,只是降得太突然了。人们没有及时反应或换上厚棉衣,所以感觉很冷。尤其是晚上从温暖的办公室回家的路上,还要面对风,真的是一种严冬的感觉。

每天晚上回家的路上,我看到行人比平时少,但他们并不着急,看起来仍然无忧无虑。他们边走边用手机和朋友聊天,或者边走边聊,或者在图书馆旁边的大屏幕前停下来欣赏屏幕上的节目。其实我自己也是这样,只是刚出办公室的时候,脸和头都很冷,一瞬间都没有明显的感觉。我总是很温暖,很自然地悠闲地散步、思考和享受,因为校园太熟悉了,我总是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。看着寒风中那些悠闲的身影,我不禁感慨。大学的时候也是这个校园,这个季节,但是没有这样的场景。几乎所有人都一路小跑回到宿舍,虽然宿舍并不温暖。当时感觉脚冷,腿冷,手冷,胳膊冷,更别提头和脸了,好像全身都凉了,所以我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回宿舍,远离刺骨的寒风,一路自然跑。

同一天,同样的人,其实当时的人比今天的人要冷得多,但今天他们却从容不迫,为什么呢?这件衣服不是另一件衣服,这栋房子也不是另一栋房子。那时候连毛衣都不归大家所有,羊绒之类的就更不用说了。很多人外面有棉花做的棉衣,里面有秋衣,所以看起来很臃肿,但并不是真的暖和,冷风很容易吹过。当时校园里只有两栋楼,供热也只有不冷。记得刚入学的那个冬天,我不得不在客厅里做作业。客厅是红瓦平房,没有取暖设备。房子也很旧很冷。做了半天作业,脚会冻麻,全身冻透。即便如此,大家还是坚持画作业,过了一会儿就跺脚搓手。可以说温度低,学习热情高。套用现在的一句话“漂亮的冻人”,是“硬冻人”,真的“寒窗”但是高涨的热情往往挡不住寒冷,只好收拾好工具小跑着走了。寒冷的冬天,校园里的学生和年轻老师大多一路小跑,年纪大的老师佝偻着身子行动迅速,很少有人像现在这样悠闲。

也许是被这种情况感动了,晚上睡觉的时候其实做了一个奇怪的梦。在梦里,我回到了大学,又是一名大学生,回到了寒冷潮湿的平房宿舍睡觉。我在梦里做梦,我不能和我的梦一起起床。这就像一个温暖甜蜜的梦。梦甜的时候,叫醒铃响了,打断了我甜蜜的梦。体育委员催着同学们起床,从一个宿舍到另一个宿舍做练习,梦就这样被打断了。真可惜。我睁开眼睛,环顾四周,感受着床上可爱的温暖,我真的不想起床。你知道,被窝里的温暖是盖了一晚上才达到的。当时有一个“草床垫”里面放满了麦草。我准备了一个和床一样大的布口袋,到学校周围的农村,向村民要了一些麦秸填好,缝好,放回床上,上面放了一个薄薄的棉床垫。这是冬天的装备,因为宿舍冷,被褥也冷。想想看,这么温暖的床哪里舍得轻易离开?因此,我们总是不愿意去,尤其是当我们起床做早操时,这需要很大的勇气。每一个非常寒冷或刮风的早晨,我们总是要催促体育委员会几次。那时,我们每周要做五天的早操。

在寒冷的冬天,为了保持宿舍温暖,学生们拿起砖头,用泥盖了北窗。他们没有瓦工的工具,只有铁锹打扫,所以他们几乎抓起泥来砌砖。冰冷的泥土和冰冷的砖块在建造时几乎麻木,但似乎并不觉得太硬。也许是因为目标很温暖,经过一番努力,大家都很快洗好了。还有草床垫,冬天放满草御寒,夏天倒出年年用,大学年年读。我们每次在校外实习,因为学生多,实习单位又没有床,我们就在地上放一些草席来挡潮,上面铺上草席,再铺上我们亲自带来的被褥。标准的大同店铺了一层楼。我们白天练习学习,晚上躺在这柔软的草铺上,讲着笑话渐渐入睡。曾经实习单位其实有六排椅子,这两排椅子可以当床用。我先去打水洗了。到了宿舍,同学们把自己的被褥铺在草铺上,给我留了一张床,上面摆了一排排椅子。啊,那是“高、大、上”说到这里,我突然想起了“草根”这个词。我们不是标准的“草根”吗?它只是不是一颗星星。

我继续谈论我的梦想。在梦里,我甚至不想起床,所以我撒谎说,我不舒服,感冒了。我讨论了我是否可以停止锻炼。如果我不答应,我会很慢,但我不能偷懒。最后,一切都太晚了。我不会照顾我,我会和我的团队去操场。我已经达到了我的目标。我希望我能懒惰和温暖的床。突然,儿子喊“爸爸,老师来检查宿舍了!”吓得我跳了起来,于是我回大学的梦醒了。醒来,微笑,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梦?当我被管教的时候,我怎么能在梦里违纪呢?连一个儿子都出现了,连老师都吓我一跳。也许这个男孩不想让我享受甜蜜的温暖?不,是个好孩子。怎么会这样?哦,我记得一件事。前几天看了看儿子的空间,儿子留下了一句“true & middot;冷”,看完感觉隐隐有歉意。前两年冬天的天气预报每次看到哈尔滨零下20度的低温,我都觉得忍无可忍或者后悔。当我支持或鼓励儿子去哈尔滨读书时,我其实是想让孩子们远离父母,去漫游、锻炼和磨练自己。今年那里更冷吗?这是我的梦吗?

像往常一样,每天晚上在寒风中,我仍然悠闲地走在熟悉的校园里,回忆着旧梦,享受着今天的温暖。昨晚,寒风突然吹过楼间距的树梢,吹散了人们悠闲的脚步。我情不自禁地小跑在林间小路上,沙子和树叶吹着我的脸,仿佛我真的回到了梦寐以求的大学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