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家乡的小娃 ,编辑: 章中林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经典语句

我的家乡在皖南山区。山丘没有山峰那么陡峭,但也平坦而优美。《蓝色多瑙河》同样自由、轻松、宁静。站在屋前环顾四周,连绵起伏的山丘赏心悦目,亲切亲切,与之相一致的是平凡宁静的小瓦。

小娃是田园诗中不可或缺的角色。想象一下:房子后面有红色的小山,房子前面有绿色的大米,天空有白色的云。如果没有青瓦,坐在藤椅上仰望乡亲,这算不算缺点?

小娃没有高贵的出身,但却是乡亲们最亲近的存在。无论你去哪个村庄,当你抬头时,你都会看到绿色的瓷砖。

小娃,乡亲们不知道它的名字,也不想知道。就像父母在叫我们,却从来不叫我们的出生名字。有的贴心,有的贴心,因为小娃也是他们的孩子。

冬闲时节,村民们开始在土窑前忙碌起来:用粘土制作瓦坯,送到窑里烧。对于小娃,我们没有兴趣。我们喜欢像猫和狗这样的东西。父亲休息的时候,我们偷偷溜进瓷砖院子,用泥巴挤小猫小狗。我们要在窑里放泥猫狗,封窑的时候我爸最多放在窑前。

烧窑那天,父亲每天都在山洞里,添柴火,看温度,比照顾我们还细心。小瓦出了窑,我们挤到窑前,直到泥猫泥狗抓起手,一哄而散。我们不在乎出窑有多难,新瓦烧得怎么样,但是泥巴猫狗被我们磨得光滑有光泽。

烧了两年窑,父亲打算盖房子。当我们有了新房子时,我们高兴得跳来跳去。当瓦工看到小瓷砖时,他拿起一块,敲了敲。瓷砖太暖和了,已经过时了。我没有注意到那块小小的素色蓝瓦,但也学会了看起来像个瓦工,拿起一块敲了敲。清脆,伴随着金属的音乐,连耳朵都跳了起来。

新房子完工了。小瓦片像鱼鳞一样躺在屋顶上。盯着新房,父亲脸上的缝隙里堆满了笑容——,这是他大半辈子的杰作。

坐在宽敞明亮的新房里,透过窗户向外看,屋檐上的小瓷砖变成了一条美丽的眉,舒展而幸福。虽然天蓝如洗,但我只喜欢小瓦如石的稳定性。有了它的保护,什么风霜雨雪,什么寒暑,都被挡在了屋外。

家家户户都在梅季下雨。夏雨最肆意。好像什么都想扫,但遇到小娃就不能张狂。虽然雨刮得很大,落在小瓦上,但却成了一首悠长浑厚的古筝曲。“大弦像雨一样哼唱,小弦像秘密一样低语。低声哼唱着,然后混合在一起,就像把大大小小的珍珠倒进一盘玉里。”听着小瓦片上的雨滴,浮躁焦虑的思绪会随风飘荡,心情也会明朗起来。

小瓷砖上面也有景观。你注意到了吗?梧桐的花落在房子上,一朵一朵,像是窃窃私语。那朵花被蒙上了一层,就像一个紫色的梦,甚至它的紫色香味似乎都飘在空中。小马喜欢成双成对地站在屋顶上,嘀嘀咕咕,嘀嘀咕咕,唱着歌,亲密无间。他们是在感谢小娃给他们提供了广阔的舞台吗?麻雀对此感受更深。它们把巢放在波纹管里,整天围着小瓦片飞来飞去。有风雨的时候,他们钻进波纹里,舒舒服服地做梦。

屋顶也是干燥的好地方。妈妈的豆瓣酱在屋顶晒干,爸爸打退的小鱼也在屋顶晒干;豆渣在屋顶晒干,干辣椒也……。小瓷砖是一个无法一一记录父母收获的帖子,但也留下了一些精彩的片段。

站在老房子前,看着屋顶上的小瓦,小瓦上的瓦松和青苔,我突然发现自己离开太久了。其实无论我离开多久,老房子,小瓦,小瓦下的记忆总是那么清晰明亮,就像昨天一样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