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高,姓高 ;编辑: 刘庆明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名人名言

高高,姓高,不记得自己是什么高个。他去世了30多年。小时候和父母被分配到一个制作组工作,认识了他。那时候我才十二岁,和他在一个制作组工作,经常下地干活。

他喜欢讲笑话,但他身体不好,经常咳嗽,有时咳嗽得很厉害,还会吐血。人们说他是一种消耗性疾病,现在叫做肺结核,在当时很难治愈。有时候生产队长指派我和他在同一个打谷桶里打谷子。我会把脸歪向另一边,尽量让嘴远离他的嘴,怕抓到他的痨病。为了分散开来和他一起工作,我故意不努力,于是他去找船长告我,船长解释说他还是个孩子,所以和我一起吃苦。

我们班有一个叫Xi的年轻人,当时二十多岁,长得很像高高。我当时以为是他儿子,后来才知道不是他儿子,是别人的儿子。但是为什么他长得和他一模一样呢?我不明白。问我妈,她说,别瞎说,别打听别人的事。

小座位和老座位长得一模一样,这在我心里是个谜,但我不敢问。所以我通常会关注他们的关系。

有一次,我们打小米的时候,很热。队长不知道把一个大西瓜搬到田头的什么地方,就给大家吃了。老高得到了一个大的。我看到他没有马上放进嘴里吃,而是把西瓜分成了两小块。大家都没看的时候,他赶紧把这一块给了小座,小座也不费事,就拿着送进了嘴里。有时候,摘小米的时候,小座位坐满了,一车小米从老高身边经过,老高说,你就不能少摘点吗?挑那么多压坏身体怎么办?有时他会被要求停下来,用空篮子从他装满的篮子里分离出一部分,这要轻得多。但如果有人在身边,老高假装不理会。

我是制作组里最年轻的。为什么老高不关心我?我是最小的。他和小茜没有血缘关系,为什么这么在乎他?父母说,我不知道。从我父母的语气中,我想我知道,但是作为一个孩子,我不应该知道这些我不应该知道的事情。没人告诉我,我也不敢问别人。毕竟没什么大不了的,然后我就不在乎了。

有一次,队长又搬了一个西瓜给大家。这位队长是队里有名的直言不讳的人。分完瓜,他对老高说,老高,把你给的瓜都吃了,别给小席,他有!当他说这话时,在场的每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。从他们的笑声中,我感觉高中和小座位的关系不一般。

有一次高高因为某些原因和队长的嫂子吵架了。这个女人非常好斗,什么话都敢说。从她骂高高的话语中,我知道小席是他的同类。小茜的妈妈和他睡过。

有一次那个女人来我家让我爸给她写借条。我父亲给她写了一张借条。她没有马上离开,而是和我妈坐起来聊了聊。不知怎么的,说到高中,我听得很认真。

旧社会,老高是Xi家的老工人,爷爷有地有地,应该是有钱人家。老高当时是个年轻人,长得帅,劳动力好,工作努力。Xi的家人对他很好。当时,老高和Xi的儿媳,也就是现在Xi的母亲相爱了。他们偷偷勾搭上了,后来还怀上了Xi。但小席出生后,没人知道这孩子是高等级的那种。直到长大后,他看起来和高级别那种一模一样。座位只知道孩子不是高级的那种座位,而是高级的。他没有追求,因为高中之前在他们家长时间工作时,他是诚实和努力的。

当时,Xi的家人因为他祖父的赌博而赌博。解放前三年,他用家里的土地赌博。所以,他在谈到土改时,只评论中农。那些地主富农打得很惨,老席高兴地告诉家人,赌博会带来和平。好在当时他们赌的还不错,不然这辈子也翻不了身,吃了不少血有肉的苦头。

高高天生就是一个贫农。配料非常好。小茜的爷爷平时对老高很好,他还感谢老高给他们xi家传了一个后人。偶尔小会和老高坐在一起,但是我很少听到小叫他什么,都是你什么的,老高也不叫他小或者你什么的。小Xi从来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被叫做高高。我想萧心里可能知道自己的人生经历,但他就是说不出来。

后来父亲执行了政策,我们一家人离开了那里,回到了城里。几十年后,我在生产队遇到一个进城打工的人,我问他高高的情况,他说,他早死了。至于小座位,我从来没有问过。也许我们离开后就结婚了。现在,已经有70多岁了。我想知道我们是否还活着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