丢失的文章 ;纹舞兰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哲理文章

失踪的奶奶

文/宋

我和奶奶已经很久没有住在一起了。但是,外婆对我的印象和教育,却是刻骨铭心,刻骨铭心。

动乱之初,父母都被贴上了“走资派”的标签,15岁的姐姐,13岁的弟弟,8岁的我,无人管。没人吃,学校被欺负,城市生活难以为继。奶奶让叔叔盖好马车,拉着我们姐弟俩回无极老家。近百里之外,我走了很久。当我进入村庄时,已近黄昏。奶奶在村口的小凳子上等我们。哥哥姐姐,奶奶都见过,但是从来没见过我。奶奶喊了我的出生名字,带我进了医院,说锅对我们来说是热的。我奶奶的第一印象:个子不高,和蔼可亲,脸上总是带着笑容。她握着我的手,感觉她的手很温暖很温暖,遍布全身。

奶奶出生在一个大家庭里,家庭背景一落千丈。她在私立学校学习了几年。虽然她是一代农村妇女,但心地善良,思想开放,在村里有威望和尊重。

奶奶的院子后面靠墙有一棵树,有一个很厚的碗和一个一直延伸到隔壁的皇冠。隔壁女主人是个“小肚鸡肠的人”用棍子打树叶,折断树枝,破坏树冠。奶奶找到她说,“一棵树长这么大不容易,过几年就有用了。在它变得有用后,它将是你的,让你的家人处理掉。”为了表示诚意,奶奶必须给她写信。说那女人又羞又红。此后,“再也没有破坏过”树木。我对奶奶说:“是什么造就了她的家庭?”奶奶说:“解决容易解决难;让一步拓宽天空;一棵树算不了什么,村民之间互相谦让……”

有一次,隔壁的母鸡在奶奶的鸡舍里下了一个蛋,奶奶让我把蛋还给他人。我撅着嘴不想去!奶奶做我的“思想工作”:“不是我们的,不能拿。”

奶奶以生活闻名,生活中特别勤奋。她经常说:“你衣食不穷,算不出来也会穷。”,“都很勤奋!天道酬勤!农民要勤政,工人要勤政,士兵要勤政,学生要勤政!即使是奶奶也应该勤于做家务。”她让我们姐弟俩早睡早起,不仅身体好,还省了电费。和奶奶住在一起的日子里,姐姐学会了织布、拿鞋、点豆腐、做年糕;我哥哥学会了干农活;我还学会了喂鸡和用火做饭。奶奶的一言一行,如甘露一般,润物细无声,潜移默化,渗入血液,融进灵魂。

我和我姐学会了干农活,做家务,每年都被学校评为“三好学生”拿回了证书。两年后,妈妈在爸爸/

令我遗憾的是,我的家人没有告诉我祖母的死讯。因为当时我是“坐月子”我怕极度伤心,伤害到自己,所以同意不告诉我。后来我发现了,所以我可以发脾气。连续几天,我心神不定,思绪万千;白天思念萦绕心头,晚上流泪湿毛巾。一闭上眼睛,奶奶的声音和笑容,奶奶的话语,奶奶的一举一动都像电影,场景……

奶奶,又是“秋风萧萧叶”了。你走的那一天,你孙女写了这篇散文,让随风飘散的红叶带给她无尽的思念……

艾的思想

文/闫宜春

艾香市,只有35天。匆忙中,当我看到老太太和家庭主妇手中的绿色艾叶时,我不禁意识到又到了端午节。

妈妈打电话说她包好了粽子,明天坐公交车给我送来。我说,妈,现在你在超市都能买到粽子了,何必一路费心带呢?电话那头妈妈有点着急:超市里包的粽子在家里是新鲜的吗?家里腌制的鲜肉干净吗?我一听,忙笑着说,没错。

放下电话,一种温暖的感觉涌上心头,千里之外的妈妈还记得已经长大的女儿,而我只关心自己的生活,多少次想起青山之外的妈妈。

小时候父亲身体不好,母亲在工厂三班倒,很辛苦。妈妈要上班,要照顾爸爸,还要做家务。印象中的妈妈整天忙忙碌碌,下班后,洗衣服,做饭,织毛衣,还要照顾我们一年四季穿的鞋子。每天,我们还在睡觉,妈妈已经起床上班;当我们再次入睡时,妈妈还在灯下工作。织毛衣,接鞋底,没完没了,年轻的我一直以为妈妈那时有无穷无尽的力气。

从小到大,姐姐们穿的毛衣都能让我们为同龄人感到骄傲。因为我妈聪明又复杂,想几遍就能学会。母亲是一个非常爱孩子的人。她不吃不穿,一定要让孩子吃穿好。所以,只要有可能,妈妈总会买各种各样的毛线给我们姐妹织出五颜六色的毛衣。那些五颜六色的毛衣,已经成为我们童年和少年记忆中一道亮丽的风景,触手可及,充满温暖。

当我年轻的时候,我总是期待假期。就这样,妈妈总是想尽办法给我们做些好吃的,不管是什么。每年端午节,我妈妈总是包一些粽子给我们吃。妈妈包粽子的技术很好,每个包好的粽子都有棱角。把它放在那里是一件工艺品。因此,邻居们总是烧树叶,让妈妈包起来。那段日子,妈妈成了大忙人,总能听到她欢快的笑声。我母亲以乐于助人而闻名。

有一年,端午节恰逢五一节,那时我已经上大学了。我妈很早就包好了我最喜欢吃的豆瓣饺子,让我姐在几百里外的车上给我,但是她没有接我,因为我和一些同学趁着假期去无锡玩了。我姐姐来的时候很艰难,但她孤独地回去了。回到学校,看到姐姐送的粽子和她幼稚的留言,想起了姐姐从小到大的亲情,想起了妈妈对孩子的照顾。

这么多年过去了,饺子香的时候总会想起妈妈做的蚕豆饺子,比现在超市里所有高档好吃的饺子都好吃。新嫩的豆瓣菜伴随着粽子叶的独特香味,同时伴随着我从小到大,从家乡一路延伸到异乡。无论经历了多少风雨,只要想起母亲,想起家乡的每一棵树,我就会再次拥有勇气和力量。

开灯的时候,我走在异乡的街头,满城都是艾叶。母爱来自千里之外,一颗孤独的心忍不住悲痛。什么时候才能让疲惫的双脚得到休息,回到家乡给妈妈一个温暖的拥抱?

愿人长久。

缺少

文/陈

世界上有一种情感叫做思念。我们可以怀念转学的老师,转学的同学,已故的亲人。

那一年,她来到我们班。她穿着粉色的外套,白色的裤子,美丽的长发,这让她站在阳光下更加美丽。她嘴角带着微笑。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——谢梦云。

大家都喜欢叫她谢燮或谢杰。我喜欢叫她梦韵。这种亲密的称呼让我更接近她。孟云有很高的音乐天赋,所以我和她进行了组合‘ Lark ’。她教了三个月后,大家都离不开梦韵了。大家都觉得,跟梦韵没有紧张,只有朋友之间的放松。谁知道这么美好的一天很快就会消失。蒙云被调走了。她去了另一所学校工作。那天,我和班长代表全班发了梦韵。孟云来的时候也笑了。我们都知道这个微笑里包含了多少悲伤和不情愿。但是我发现她上车后肩膀微微颤抖。我知道,梦韵在哭。现在,一看到蓝天白云,就仿佛看到了梦韵的微笑。也许梦韵在那个陌生的学校想念我们。

她是我的朋友,名叫刘。赵汐的性格很奇怪。班上没有人想和她玩,但我和她是好朋友。

赵茜经常违反校规。学校规定从周一到周五你应该穿校服,扎头发。而赵汐每天都穿着公主裙,头发披在肩上,指甲上涂着冰蓝色的指甲油,所以很有MoMo的个性。只有我知道赵汐这样做是为了反抗他的父亲和继母。赵茜的母亲在生下她后去世了。她爸爸是个工作狂,忙得没时间回来过春节。他和赵汐的母亲从小就有婚约,但两人没有感情,所以赵汐在母亲去世后成为了MoMo的角色。赵汐多次向我抱怨,但我理解她的悲伤却无能为力。赵汐转学时,我站在台阶上,看着一片枯叶从树上悠悠落下,思绪像流水一样涌上心头。

午夜时分,我在睡梦中看到死去的祖父。爷爷像以前一样慈祥地看着我。我想飞过去,但我不能逃离我的祖父。“不要!”我在睡梦中被惊醒。妈妈听到我喊,揉了揉朦胧的眼睛:“宝贝,怎么了?”我摇摇头,调皮地眨着眼睛:“妈妈,你不睡觉吗?我困了。”妈妈摸了摸我的头:“好了,宝贝,睡吧。”妈妈出去关上门的时候,我想回去睡觉,但是睡不着。看着漆黑的夜晚,不由得想起小时候爷爷哄我睡觉的歌谣:“天黑了,赶紧睡觉吧。月亮会带走睡不着的坏男孩。”我摇摇头,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微笑。好久没梦到爷爷了!因为学习忙。我只记得爷爷慈祥的笑容。

黑夜慢慢变成黎明,新的一天即将开始。但我知道无论发生什么,我的想法永远不会改变。

思念是一种情感。它让我懂得珍惜和珍惜我想念的人和我之间美好的感情和时光。

想念我的家乡

文本/赵可心

我的家乡在长江以南。总是下着小雨,滴在青石板上。家乡最独特的青石路,充满曲折。闪闪发光的青石板就像被酥油沾湿了一样。不知道历史上沉淀了多少年的古老城市建筑,将小镇分为城市和城市。每到下雨天,看着塔在雨中晃来晃去总让我觉得美。现在看来,情况并非如此。我很喜欢这个下雨天,因为这样我就可以借奶奶珍藏多年的油纸伞,然后躺在镇河的石拱桥旁,看着篷船在桥下缓缓驶过。有时候船夫看到我,会跟我打招呼,然后扔给我两块糖。我拿着糖果,开心地吃着。然后我把包装纸折成小船顺流而下。

沿着弯曲的道路向镇外走去,镇外的后山上有一个湖。我记不清了,但我记得小镇的后墙长满了青苔,整面墙都是绿的,山是绿的,连水也是绿的。有时候天气好的时候,爷爷总会烧一壶绿茶,带几个小瓷杯,奶奶带一些我喜欢吃的蛋糕,带我去划船。我的遮阳篷船从来不是用来赚钱的。我爷爷保养得很好,船在湖上划着,悠闲地前行。我总是坐在船头,把脚伸进水里,享受寒冷的舒适。船停在中心。如果时间固定,就像泼墨山水画。那条弯路通向我家乡的泼墨景观。

在我的记忆中,我家乡的每个人都喜欢笑。我们家弯弯的青石路连接的巷子里只有几户人家。几个家庭经常吃米饭串。每次,总有几个男人坐在门口的石阶上抽水烟。别忘了督促屋里的女人赶紧做饭,我就数着瓜子等着吃饭。院子里有一张大集体桌,每个人都围着坐。我姑姑总是揭露我小时候的糗事。每次我红着脸低头看脚趾头,它们总是笑到我忍不住笑。夕阳透过屋檐懒懒地洒在我的脸上,时间停止了。南方家乡的人嘲笑整个城市,然后嘲笑这个国家。

有人说,越是得不到的东西,越是想要。我的家乡已经变了。也许没有变,但总觉得想念家乡的一切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