剩余电荷 ,发文人: 谢祺相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名人名言

下了一天的雨,人感觉冷冷的,好像温暖会远离这个世界。晚上雨停了,出去透透气,让秋风驱走心中的寂寞。否则,我真的很害怕自己会沉沦。走到荷塘,我吓了一跳。几天没来,池中的青莲早已凋零,让我满目疮痍。一瞬间,我想起了灾难片里的场景,倒塌的莲杆,没有生命迹象的枯黑荷叶,弯着腰浸在冰冷的池水里,仿佛洪水过后的城市建筑,没有了往日的繁华。

我不是一个悲伤的人。自然,我知道这是季节的必然变化,我知道生命盛衰的规律。再美的风景,也不可能永远陪伴我们。除非塑料做的假花能一直鲜艳夺目,否则没有生命灵性和触感的痕迹。深呼吸两次后,我已经能够面对这个充满残余负荷的池子了。仔细观察那些莲花杆,虽然外表已经枯萎,仍能感受到生命澎湃的力量,但这种力量是收敛的,这与春夏的奔放完全不同。

我一个个看着残片,姿势完全不一样。在生命轰轰烈烈的时候,每一棵莲花树都是相似的,这让你很难分辨,但在生命的尽头,它们却是各种各样的形态。这是他们留给自己喜欢的世界的最后一幕吗?想到这里,我不禁肃然起敬。不知道他们在枯萎前是否在煎熬,是否在内心和身体里挣扎。看着这一幕,他们不甘心,他们曾与秋风抗争过,才把这悲壮的美无处不在。

看着何灿,我想起《射雕英雄传》中黄蓉朗诵的对联:“风荡掌,千手佛摇折扇;霜萎荷叶,独腿鬼穿喜巾”,想起黄蓉的知性书生,忍不住笑出声来,心情也变得轻松起来。独腿鬼戴着快乐巾,太生动了。然而,此时,没有霜。荷叶没有败给霜,它只是完成了自己的生命历程。

残余荷载与池水平如镜,每个残余荷载都有与其相同的反射。我想想,他们此时并不孤独。想起我看过不止一幅残荷的画,无论画家多么辉煌,他都没有表现出这种仿佛突然停止的美,没有画出平静背后的挣扎。时间不会停止,但剩余负荷的寿命可以。他们在寒冷的气氛中表现出战斗精神,而不是死亡的气息。这一刻,我体会到了残荷的美好。我感受到了动植物生命的重量。

当我告别荷塘回家时,天空又下起了小雨。我唱了李商隐的诗,“秋高气爽,霜降迟飞,任其枯干听雨。”我想想。李商隐是残忍的。他的荷叶枯萎了,他不得不忍受风雨。他还演奏流传已久的名句。不过,整天受风雨折磨的荷花农应该高兴才对,因为残荷之下,必然有白白胖胖的莲藕,他们终于等到了收获的季节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